江苏公安厅刑侦局政委破案令日本警察竖大拇指

招警考试网 鲤鱼小编 更新时间:2014-08-19

性别:男

  职务:江苏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政委,高级工程师,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,中国刑警学院、江苏警官学院客座教授

   荣誉:从警30多年,20多次立功受奖,2001年被授予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称号。

  语录

  谈工作: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写的,要写就写那些在一线的民警吧!

  所有的杀人案你不可能全部侦破,但我每次都会尽力去破。案件破不了,我总觉得欠死者一笔债,对不起死者家人。

  谈生活:我不回家的时间太多了,家人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。有时我连续回家四五天,家人就会纳闷,问我怎么还没有走。

  我们干刑警的,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时间好好睡一觉。我现在真是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觉。“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写的,要写就写那些在一线的民警吧!”刚进吴大有的办公室,他就笑着对记者说。吴大有穿着很朴素,一副笑眯眯的模样,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。这就让记者想起一线民警曾说吴大有没有一点官架子,很像一名普通民警。

  第一次见死尸差点吐了

  “我在大学时是学化学的,后来还是很偶然的机会干上刑警的!”吴大有告诉记者,他在1970年从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,被分配到省政法组。两年后调到省公安厅做内勤。“第一次参与破案是在1973年,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一个一次杀死两人的案件。”吴大有说,由于是第一次出去办案,他当时才27 岁,带着一种很新鲜的感觉和领导到了案发现场常熟。

  “那时候条件是很艰苦的!不像现在尸体可以保存在冰柜里,那时最多也就是把尸体泡在福尔马林水里。”吴大有向记者介绍说,当他和法医对两具已经高度腐烂的死尸进行重新解剖时,腐尸伴随着福尔马林的刺鼻的味道让人根本不能呼吸,他站在腐尸边上差点吐了,眼睛也被熏得不能睁开。“凶手也太残忍了,为了一点钱就把两个人杀了,我当时就想能把凶手立即就抓到!”经过他们半年的工作,凶手终于被抓获。

  根据一截门栓破了案

  吴大有在闲暇的时候,最喜欢看古代的断案故事,他说这可以给他破案带来启发。

  “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古代的这么一起奇案?是说几个朋友聚会,李某在途中把朋友孙某杀了,在到了聚会时,其他人见等不来孙某,就让李某到孙某家喊。可李某到孙某家敲门时,竟喊‘孙娘子,小孙在家吗?’后来,县官就根据李某的话确认李某是凶手的。因为在古代,男女有别,按照常理,李某到孙某家敲门只会喊孙某,而不会喊孙娘子。”

  吴大有说,就是这个故事让他破了一起案件。那是在几年前,东海发生了一起入室盗窃案件,当地警方经过调查没有办法确定案件性质,便拿着一截门栓来找吴大有。“我在看了门栓后心里就明白了,这是一起假案。因为报案人说盗贼是用剪刀拨开门栓进屋的,可门栓上剪刀留下的痕迹却是反的,即按照这种拨法,门栓是越拨越紧,根本打不开门。门栓上剪刀留下的痕迹是后来做的,只不过报案人太粗心,把痕迹弄反了。”

  后来,他在看了当地警方的问讯笔录后发现,女主人称她在外面看过电影后回家,发现门被打开,她就去拉电灯,发现灯泡没了,她接着就蹲在地上摸到灯泡。“这和刚才古代的故事很像,女主人怎么就知道灯泡是放在地上,如果她能知道,那说明是她自己放在地上的。”吴大有说,东海警方根据他的意见,回去对女主人调查后,果真是女主人为了瞒着丈夫把钱给娘家,才精心布下了假案。

  让职业杀手交代命案

  对吴大有来说,破获的杀人案件很多,但能让吴大有一直不能忘记的还是2001年的盐都信用合作联社金库被盗案。“值守金库的3人全部被杀死,被盗走现金260多万元。案件都惊动了中央领导。最后,经过132天,我们把案件破了。后来经过审讯,又破获了多起杀人隐案。盗窃金库的男子是一名职业杀手,他在10年里共杀死20人,重伤6人。真是太恐怖了!”接着,吴大有向记者讲述了案件没有披露过的许多独家内幕。

  “我是在案发当天就赶到现场的,但由于作案人太狡猾,现场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”吴大有说。当时他们专案组成员有几百人,整天出去摸情况,每天晚上要碰头研究。在专案组的132天里,吴大有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,脑子里全部是案件情况。“我们最后把疑犯的掌纹发到全省各级公安机关,可直到 8月,案件才出现转机。其实,疑犯雷国民已经被关在南京市看守所了,案由是他涉嫌1999年在六合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。我们是通过掌纹对上的,这家伙蛮狡猾的,他被南京警方从深圳抓回来后,很快就交代了六合杀人案,但对于其他案件是只字不提。在我提审他时,他还说我把盐都案件说是他干的,那是在抬举他。”

  吴大有告诉记者,经过7天审讯,在证据面前,雷国民不但交代了盐都杀人抢劫金库260多万元的事实,还陆续交代了他在10年里,先后杀死20 人、重伤6人,抢劫金额达400多万元的事实。据雷国民交代,他为了抢劫盐都金库,在3月前就在盐都租下房子踩点。在4月15日,他潜入盐都信用合作联社,把值守金库的3人全部杀死后,从墙头翻出来回到住处。取下藏在车里早就准备好的氧气瓶和汽油桶,再次进入信用合作联社,用切割的方法把金库大门割开,盗走金库260多万元后逃跑。

  日本警察佩服吴大有

  自从1990年以来,吴大有直接参与侦破和指挥协调的大要恶性案件就有800多起。这些案件中,有的是全家遭到灭门之灾,有的是国家巨额财产被洗劫一空,有的是剧毒化学品被盗抢后患无穷。特别是吴大有亲临现场指挥侦破的1995年宜兴苏南商厦130多万元黄金首饰被盗案;1996年杀死10人的苏南系列杀人案;1997年无锡特大杀人抢劫银行77万元案;1998年徐州系列井下杀人骗取抚恤金案;2000年南京系列投毒敲诈娃哈哈集团案; 2002年南京汤山“9·14”特大投毒案;2003年邳州杀害警察案;2004年杀死15人的特大跨国绑架杀人案等,这都和吴大有分不开的。而吴大有到日本破案,让日本警察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1999年12月,吴大有到日本东京就陈某在日本杀死其丈夫案件调查取证,日本警方开始非常傲慢,对中方通报的情况持怀疑态度。后来,吴大有将日方从现场提取的死者被子、床单、枕头和衣服等一一勘查,找到了死者生前呕吐的痕迹、大小便失禁的痕迹以及细小的漆包线断头等物。然后,吴大有又对尸体进行检验,确认死者是中毒后遭电击身亡,这让日本警方感到十分惊叹。这时,日本警方马上改变态度,一定要吴大有介绍他认定死因的经过。最后,日本警察向吴大有竖起了大拇指,说他作为省厅刑侦局政委,能亲自到日本勘查现场,检验尸体,这在日本是没有的。

  破不了案,觉得对不起死者家人

  “所有的杀人案你不可能全部侦破,但我每次都会尽力去破。案件破不了,我总觉得欠死者一笔债,对不起死者家人。”吴大有说,每次看到那些被杀的人,心里的感受很复杂。但作为警察,把杀害死者的凶手抓住那是职责,但由于种种原因,不是所有的案件都能破掉。在全省发生的杀人案件中,只要重大案件,吴大有都会到现场,用他的话说“到杀人现场的时间越早越好,这可以确定杀人动机和侦破方向,对破案起到关键性作用。”因此,江苏各地几乎都留下了吴大有的足迹。

  “全省没有破的杀人案我心里都记得很清楚,每次当我路过那些案发现场,我都会想起那些死者的姓名和当时现场的情景!杀人案破不了,那就像石头一样压在我心里,我们要给那些死者家属一个交代啊!”说到这里,吴大有数起了南京的一些没有破的杀人案,表情显得很复杂。

  最大愿望是睡个好觉

  由于长期办案,吴大有没有什么爱好。在发生杀人案件后,他总是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,有时还要在几个大案现场来回奔波,案子一天不破,专案组是一天不能撤,他也绝不撤回南京。很多人开玩笑,说他不像机关干部,像是个基层民警。30多年来,吴大有1年出差最多的有250多天,最少的也有150多天。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,他患上了高血压、心肌萎缩等多种疾病,医院多次向他发出住院通知,但他总以太忙拒绝。因为工作原因,他患上了疲劳性耳聋,现在只有靠助听器工作。

  “我不回家的时间太多了,家人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。有时我连续回家四五天,家人就会纳闷,问我怎么还没有走。”谈起家人,吴大有笑着说家人已经把他当入住旅店的客人了。“我们干刑警的,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时间好好睡一觉。我现在真是什么都不缺,就是缺觉。”吴大有告诉记者,在遇到案件时,他们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,案件破不了,根本没有心思睡觉。在盐都案件上,他132天,几乎是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也不觉得困,但当案件侦破后,人就累得一下子瘫倒了,他当时是睡了整整一天一夜。